共守“清莲”

作者:荆门市急救中心发布时间:2016-08-11 10:51:25


      我的曾祖父是爱莲之人,在祖屋前后蓄水养莲,闲暇与友人赏莲。我也是喜爱莲花的,因为爱莲,为人母后女儿也以莲取名;因为爱莲,我童年的回忆也总伴着祖屋,溢满莲香的祖屋一直是我魂索梦牵的依念。

      不久前,族中兄长衣锦还乡,准备拆掉年久失修的祖屋,在原址上修缮气派的四合小院。祖屋是解放前的建筑,典型的泥瓦结构,风雨百年,子孙后代在祖屋里繁衍生息,虽然也不断在扩建,但因祖屋结构坚固而未大面积拆毁,幸存下来的堂屋做为一个时代的遗物,逐渐的与洋房小楼格格不入。

      我回去的时候正值盛夏,伴随我童年记忆的祖屋已经满目疮痍,禾场上有一堆还没来得及清理的杂物,满塘的莲香透过祖屋的残垣断壁沁人心脾。父亲告诉我那些杂物都是曾祖父当年行医病患送来的牌匾,拆房子的时候发现堂屋里整整有一面墙全是用这些牌匾和着泥巴修筑起来的。牌匾在墙内隐藏了将近一个世纪,岁月早已将它们侵蚀的面目全非,当年那些熠熠生辉的金色字体已无从寻起,留给我的只有无尽的想象……。以往,只觉得我的家族在当地很受人尊敬,也未曾佐证其中的原因,如今见到牌匾,往事仿若就在眼前,瞬间鲜活起来。

      我的家乡至今还流传着曾祖父悬壶济世、乐善施药的故事。曾祖父擅长接骨、针灸,方圆百里,病患慕名而来,求医问药的人络绎不绝。曾祖父为人耿直、心善,从不因病患贫困而将其拒之门外,家中经常收留无钱医治的患者免费救治,很是受人尊崇,朴实的乡民在康复之后总会敲锣打鼓,送上牌匾以表感激之情。曾祖父淡泊名利,牌匾越积越多,索性用于筑墙。

      岁月变迁,继承衣钵的父辈已驾鹤西去,后辈子孙中从医者早年弃医从商,赚的盆满钵盈,留下坚守的只有我学了护理,我曾懊悔身为女子又不是嫡系,未得曾祖父医术真传,值得庆幸的是从小父辈的潜移默化,让我对从医之德也有几分明白。我的曾祖父也许不能与张仲景的“坐堂”行医、董奉的“杏林”行医相比,但他如莲般“不为物累,不为欲伤”的君子情怀却深深地影响着我。

      “不为物累,不为欲伤”承载了多少世人对人生真谛的窥探和渴求。浮生几十年,世人也难免争名逐利,患得患失,医者想真正做拥“清莲” 般超然的气质,不受功名利禄的侵扰与牵累,牢记古训,勤恳从医,让自己的职业一天天高尚,让自己的名称一天天崇高起来,在当今社会引人反思。

      扪心自问,如今我们的医院为了生存和发展必须赢利,承担为公众提供医疗、预防保健、康复等服务产品的卫生行业,与公众对卫生文化的理解上,就意义、价值、实践上的伦理观念产生了变异和断层,在这个断层处,卫生行业步入了一个信任危机、伦理通则危机、法律危机的泥塘边缘。倘若没有2003年的非典和2008年的抗震救灾,医务人员在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中,用生命奏响白衣天使的主旋律,频传的医疗纠纷和“大处方”、“回扣”、“红包”,足以使“白衣天使”的光环从公众心目中一点一滴的消融。医务人员是凡人,有七情六欲,也有对金钱和利益的欲望,医疗作为特殊行业有特殊的职责,那就是救死扶伤,特殊职责使人们不能不对这一特殊群体提出特殊的期待,我们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就要做得到问心无愧。我们是时代的幸运儿,难道曾经的誓言就这样随时光流逝了吗?难道我们的拳拳的仁爱之心如此轻易就能被金钱蒙蔽了吗?不!绝不!不能让传承了几千年的医药文明在我们身上消逝,不能让几千年的医德风范在我们的手中丧失。我们要用行动来捍卫我们的荣誉,回击人们的质疑!

      我的曾祖父生活在遥远的年代,与我可互为共守着的仅满池的莲香,几辈人的守候,莲历久弥香,穿越了青砖红瓦,岁月沧桑。曾祖父一生爱莲,虽无华却真实的活过,堪称人中君子!而我工作多年,不敢言问心无愧,但也懂得“医无德者,不堪为医”的真谛。寥寥八字,内涵丰富,意蕴深刻。说白了就是行医不黑人,让百姓放心,行医即行德!医者除了常怀仁德之心,还要具有莲般的君子资质。

      当莲按照它自己的方式正直执着地生长,当我的曾祖父坦然将牌匾和泥筑墙,我想,现代的医者十指也应该是平平整整的伸直,绝不能像藤蔓为了生长不断地蜷曲。医者行走在“生命长河”的两边,肩负挽救“溺水者”的重任,既如此,生命的尊严不该被诱惑亵渎,生命的正直不该被欲望扭曲。

        让我们共守“清莲”,让莲像流淌在我们心间的一股清泉,时刻涤荡着我们的心灵,净化着我们的灵魂,使我们在这个物欲横流、价值多元的社会里,能够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挡得住诱惑。

                                  (市二医急救站  何莉莉)


上一篇:暖 春
下一篇:出诊小记
    版权所有©荆门市急救中心 网络实名:荆门市急救中心 技术支持:中国急救网
    您是第 285283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