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年10月23日

参加市急救比赛有感

   

     这是初冬,寒意凛凛,踏上湖滨宾馆的台阶,不禁哆嗦了一下。因为今天我要参加广州市急救比赛了。

    这次比赛的规模和实力都不容轻视。要知道,参赛队伍来自广州整个急救网络,其中不乏省级,部级的单位,尤其军区的医院,平时的军事化管理和练习,早就让我们胆战心惊;更有不少是久经考场,参加过国家级\省级比赛赛前选拔的选手;还有就是急救网络的各位教官,能够成为教官的,自然身手不凡,而现在,只是教官和学员们的同台竞技,对于他们来说,这自然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没有知己知彼的能力,唯有笨鸟先飞。所谓曲不离口、拳不离手,我们没有其他超乎其他人的实力,只有靠自己的毅力和努力了。所以事前的准备力求充分和充足,一同配合的医生护士,晚上吃完饭回来练习,下班了留下来练习,更不论休息时间也回医院练习了。令我十分感动的是,另外两位医生,郭壮波和刘剑烽,虽然刚分配到急诊不久,很多急救操作都不是很熟悉的情况下,更为积极和主动。我有时下班很晚了,很累了,不想留下来练习了,他们除了邀请我一同留下外,更是先将一切物品都准备妥当,马上就可以开始练习。我承认,我是比较懒惰的人,但是在两位医生的督促和配合下,我也能顺利完成比赛项目的练习。所以,在比赛前,我们基本上都是自信满怀,成竹在胸的。

    候考的大厅挤满了人。在准备比赛前的那一个小时内,领队,队员,工作人员,再加上激烈的讨论和猜测,让整个大厅的室温马上升高了不少。接下来再和相熟的人聊天,紧张情绪更让心跳加快了不少。而将这种氛围推向极致的,便是领队抽签决定比赛内容了。其实,在整个训练和比赛过程中,任务最为轻松的应该是领队了,但是,此刻决定队伍命运的,或者说决定队伍和领队自己在赛后会不会挨骂的时刻,便是抽签了。一旦结果知道了,心情应该也会变得平静一点,因为在这之前,面对的是广州全部的55支队伍,而抽签之后,只是单组赛里面的十来支队伍了,而且,知道自己比赛的内容,不论从准备还是心情来说,起码都有了一个着落。

    我们的领队刘医生,真的不辱使命,居然抽了气管插管的上上签,虽然在我们这一组里面也是强手如云,陆总、珠江医院、市一和广医一院等都挤到一起来了,但是,起码避开了心肺复苏这个或许要靠点运气的项目和止血包扎、固定搬运等军队医院常规的优势项目。就在我们暗自庆幸之际,比赛就开始了,虽然我们不能到达比赛现场,但是看着一支支队伍陆续走出候考区,刚才略微平静的心情又开始兴奋起来了。

    比赛的次序,我们排在了偏后,原来还以为这样可以便于我们的准备和了解比赛完的队伍的情况。但是,时间的流逝,却让我们后悔,如果早早比赛完了,在外轻松自在的,便是我们了,因为越和比赛完的队伍交谈,就越发的感觉到比赛的残酷,很多意外的情况完全可以摧毁一个人的信心和纯熟的技术。

    当可以站在考场外,看到比赛的场面,心跳马上增加了不少。当带上手套等候在考场边上,看着前一对的操作,再看着端坐着的几位考官,心里却空空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下来的点名,报告,如流水一般地不着一丝痕迹,现在根本回想不起来当时是怎么过去的。可能还是比赛经验不足,手抖的,虽然不会落下什么过程和东西。最终还是觉得多少有些不完美,准备物品,找东西时,感觉时间还是太长了;气管插管,竟不如平常训练时的顺利和容易。好不容易,比赛终于结束了,一切都轻松了,却因为比赛过程的不顺利,老是掂量着可能出现的差错,毕竟这是比赛,些许的差错,都完全有可能影响名次的前后。

    在颁奖大会上,从优胜奖开始颁奖,看到一支支队伍上台,却迟迟没有轮到我们。这样自然暗喜欢喜,毕竟,越大的奖,是越在最后的,终于,到了二等奖的时候,还是没有听到我们的名字,这样,我们自然得到的是一等奖了。

    直至现在,我还反反复复地回想比赛过程,总觉得自己的差错不少。但是,一切都没有关系了,结果代表了一切。

    但是,过程却是经历,一种经验。在我心目中,比赛过程中得到的磨练才是最珍贵的,而不是结果的兴奋和雀跃。
    版权所有©广州市急救医疗指挥中心 网络实名:广州市急救医疗指挥中心 技术支持:中国急救网
    您是第 $visiters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