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年10月23日

国际性体育比赛高等级运动员急救案例特点分析

    摘要:通过对2009年广州苏迪曼杯国际羽毛球比赛中部分高等级运动员的急救案例情况报道,分析高等级体育比赛医疗保障工作的特点,希望对急救工作在该领域的发展、成熟有所裨益。

    关键词:体育比赛 高等级 运动员 急救

    2008奥运是我国体育事业走向辉煌的开端,紧随其后,一个接着一个的高等级国际性体育赛事也陆续在全国各地展开,如2009年的哈尔滨大冬会、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2011年的深圳大运会等,这些比赛都会涉及到对高等级运动员的医疗保障任务,该特定人群的医疗救治特点明显有别于普通病人,在此以2009年5月在广州举办的羽毛球苏迪曼杯为例进行报道分析,希望有助于急救工作在该领域的发展成熟。

    案例一:

    黄某某,女,20岁,马来西亚女队主力,09年印度公开赛女单亚军,在5月11日夜间的比赛中不慎扭挫膝关节致伤,患者旋即肿痛难忍、不能站立,由赛场医疗队迅速行场边检查考虑为膝关节韧带损伤,马上行局部包扎、冰敷、固定等处理,并由救护车急送后方医院,在预设的绿色通道安排下,短时间内即完成了专家会诊,并经急诊MR确诊为膝关节前交叉韧带、侧副韧带断裂等,经讨论给予了患肢长腿石膏外固定等初步救治工作,妥善地缓解了患者病情,并为进一步进行前交叉韧带、侧副韧带断裂修复重建手术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得到了该队的高度赞赏。

    特点分析1:

    对于高等级的体育赛事、尤其是国际性比赛中优秀运动员的急救医疗保障,必须预先设置有应急医疗预案,要提前设置特定的绿色通道接待该类病人,接受病人要有相对独立的区域,要有经预先选定的院内专家予以会诊,各相关科室要开通24小时值班热线随时待命,患者一旦到院,应尽快开通绿色通道免费、优先接诊,避免因就诊等待时间过长、接治混乱等导致延误诊治等不良情况的发生。在该类运动员伤病的诊治过程中往往有大量媒体跟踪关注报道,优质的医疗服务表现对于提升医院、所属地区医疗急救系统乃至国家的正面形象能起到巨大的作用。

    特点分析2:

    注意比赛期间对运动员的伤情保密。该病人是所属队伍的女单主力,伤情一旦公开化必然让其对手了解其不能继续比赛的的秘密,对其队伍的排兵布阵将造成严重影响。故此,国际性高等级体育比赛的医疗保障工作中一定要严格遵守赛事期间的医疗保密制度,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最好建立一个统一的宣传发言人制度应对可能出现的医疗采访要求。

    案例二:

    盖某,男,32岁,丹麦队主力,当前世界男单排名第二,在5月12日夜间的高强度比赛后突发剧烈偏头痛,严重至视物不清、恶心呕吐、偏身活动障碍,在该队队医陪同下由医疗队救护车紧急送后方医院诊治,经与对方队医协商采用了保守治疗方案,通过药物治疗、对症处理、休息后患者病情缓解,留院观察一天后出院。

    特点分析1:

    高等级国际比赛各运动队一般会有队医随队,在提供急救医疗服务时,建议应与各队队医进行必要的沟通,取得他们对诊疗处置的知情同意,在不影响患者生命及严重疾病诊治的非原则性问题上,应尽量满足对方的要求。本病例中患者有明确的偏头痛病史,据诉类似症状、体征的出现已经有多次,结合临床表现及相关检查诊断较易确立,本可使用一些相关药物进行系统治疗,但对方队医与其运动队代表团紧急磋商后,明确提出只愿意口服阿司匹林及选择性COX-Ⅱ抑制剂予以对症处理,经院内专家会诊排除严重风险因素并考虑患者经适当休息病情可以缓解后,采纳了对方的治疗建议并迅速提供了相关药物。

    特点分析2:

    近年来,国际奥委会等体育组织在反兴奋剂使用的问题上一直持以严打的态度,对触犯条例的运动员、队医乃至提供药物的相关人员、机构的处罚日益升级,初次使用违禁药物的运动员(不管是有意还是误用!)在取消成绩的基础上可被加处停赛2年的判罚,再犯者往往即给予终身停赛,对于黄金周期一般只有几年而已的职业运动员而言,其打击力度不可谓不大。在监测方式上,除了平日训练期间就有可能碰到飞行药检这样的突然袭击以外,提请大家注意的是:高等级运动比赛时赛会一般都会设置有专门的兴奋剂监测中心,在其严格的检查程序及先进的检测手段下出现漏网之鱼的可能近乎于零。这些安排绝对能够对企图希望使用违禁药物来达到非法目的的运动员起到有效的阻遏作用,但同时也对医疗保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当我们参与的是不同于普通人或则普通体育爱好者的医疗保障、参与的是高等级的运动医疗保障,尤其是国际性的高等级体育赛事医疗保障时,请务必要熟悉各种兴奋剂名录并定期更新,确保不能将违禁药物误用到运动员身上[1]。一些平素我们用于病人身上安全有效的药物,如胰岛素、各类利尿剂、β-2受体阻滞剂(在部分比赛中)、吗啡类止痛剂、各种含士的宁的中成药如跌打万花油等、各种含麻黄碱的中成药如复方川贝止咳糖浆等,均不能用于运动员诊疗过程中,诸如此类的药物还有很多,都需要我们掌握和避免应用[2]。在涉及部分特殊用药责任豁免的国际惯例方面,如在患者需要吸入性使用沙丁胺醇等药物时,一般应要求对方提供预先申领完备的TUE(治疗用药豁免)文件,在紧急急救过程中必须使用某些特殊药物时,则应协助申请ATUE(简短性治疗用药豁免)文件,这些都有严格的规定。尤其需要注意的是:一般情况下,静脉注射(即使是给予非违禁药物)都是属于严格禁止的,除非是在手术、医学急救等特殊条件下。在本病例中就使用静脉输液的问题上,我们也与对方队医及其代表团相关人员进行了密切、细致的沟通协调工作,取得了双方的互解互谅,完满地完成了救治工作。

    特点分析3:

    高等级比赛医疗保障工作期间,必须对运动员诊治情况详细记录并进行保护性存档,诊疗用药清单一般建议对方相关人员签字表示知情,对某些特殊处置必要时应请对方相关人员签署同意使用授权书。对因比赛需要等原因提前终止治疗等情况应由对方签署相关免责声明确认,但应予以追踪随访、协助进一步系统诊疗。在本病例的诊疗用药处置及出院安排方面,我们都严格地遵循了上述原则,在完成对方签字程序后也请值医师同时于文件上签字确认。建议最后将相关文件资料交由体育部门、医疗部门共同留档备查。

    总结:高等级体育比赛,尤其是国际性大型体育比赛,其比赛组织严密,各方面重视程度高,对医疗保障的具体要求明显高于普通日常医疗活动。而高等级运动员的身体条件有异于常人、发病特点与高强度训练比赛密切相关、治疗目的既重起效迅速又要确保不违反兴奋剂用药规则等特点也决定了该特定人群的医疗保障有其特殊、完全不同于一般人群的一面。应该注意对该特定人群特殊对待,以更专业的态度对其病患加以处置。在对该类人群的诊疗过程中,必须避免使用、误用违禁药物或通过禁止方式给药,此外还要重视了解各种特定体育惯例与日常医疗习惯间可能发生的冲突,妥善地加以协调处理。这些都需要从事相关领域急救工作的医护人员在提高自身水平业务的前提下加强学习意识,学习更多的特定领域相关知识。我们要努力把自己锻炼成为能轻松地以外语交流、精通本专业医学知识、熟稔运动赛场条例的复合型急救医疗工作者,只有这样,才能在高等级运动医疗保障急救领域的工作中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做出更大的成绩,为我国、我市的急救医学工作发展、成熟作出更大的贡献。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 第398号》(反兴奋剂条例)2004年1月13日

    2. 曲绵域,于长隆 .实用运动医学 [M] 北京: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2003.334-339

    作者简介:徐险峰  男,副主医师,医学硕士,专业方向:运动创伤

              刘  南  男,主任医师,急诊科主任

              江淑聘  女,主管护师,急诊科护士长
    版权所有©广州市急救医疗指挥中心 网络实名:广州市急救医疗指挥中心 技术支持:中国急救网
    您是第 $visiters 位访问者